新闻资讯

资讯详情

NEWS DETAIL

学校国学教育的几点思考

分类:
国学讲堂
2017/11/07 10:54
【摘要】:
7月28日,于省会石家庄参加了河北省国学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学术研讨会,与会人员很受振奋,讨论激烈。既有感于当今社会道德缺失、有感于青少年成长的问题,又有感于社会价值观的建立、有感于民族振兴的需要。会议时间虽短,也于建设方面没有什么成果,但带给我们的思考是深具意义的,对于今后的国学教育发展,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国学之内涵  国学,顾名思义,一国固有之学也。我们的国学,也可以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一般

   7月28日,于省会石家庄参加了河北省国学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学术研讨会,与会人员很受振奋,讨论激烈。既有感于当今社会道德缺失、有感于青少年成长的问题,又有感于社会价值观的建立、有感于民族振兴的需要。会议时间虽短,也于建设方面没有什么成果,但带给我们的思考是深具意义的,对于今后的国学教育发展,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国学之内涵

   国学,顾名思义,一国固有之学也。我们的国学,也可以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一般来说,是指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华传统文化与学术。

   “国学”一词早在先秦时代就有了。《周礼》中有“乐师掌国学之政”的话。《礼记》中也说:“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可见,“国学”这一概念最早是指国家设立的学校,而不是指中国传统学术文化。国学指学问一说,产生于西学东渐、文化转型的历史时期。而关于国学的定义,严格意义上,到目前为止,学术界还没有给我们做出统一明确的界定。名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普遍说法如国粹派邓实在1906年撰文说:“国学者何?一国所有之学也。有地而人生其上,因以成国焉,有其国者有其学。学也者,学其一国之学以为国用,而自治其一国也。”(《国学讲习记》,《国粹学报》第19期)邓先生的国学概念很广泛,但主要强调了国学的经世致用性。

   国学以学科分,应分为哲学、史学、宗教学、文学、礼俗学、考据学、伦理学、版本学等,其中以儒家哲学为主流;以思想分,应分为先秦诸子、儒道释三家等,儒家贯穿并主导中国思想史,其它列从属地位;国学以《四库全书》分,应分为经、史、子、集四部,但以经、子部为重,尤倾向于经部;以国学大师章太炎《国学讲演录》所分,则分为小学、经学、史学、诸子和文学。至明清以降,所谓“国学”,指的是与“西学”相对应的中国传统学术文化,或曰“中国之学”。而我们现在所应提倡的“国学”,应当是一元主导、多元兼容、与时俱进的新国学。

   “国学”最基本的特性是其民族性和时代性。首先在于她的民族性。“国学”最一般的涵义是“代表国家民族精神风貌的学术文化”。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具特色的学术文化,所以中国便有中国特色的“国学”。这就决定了国学的民族性格。由国学的民族性又派生出国学的主体性,即国学是以长期以来形成的民族文化为主体的学术文化。其次,“国学”具有鲜明的时代性。这一特性表现在国家的学术文化必然在不断与外来异质文化的交流中吸取其思想的营养与精华以丰富本民族的传统文化。新时代的国学在体现民族性、主体性的同时也应反映当代中国与世界的时代精神风貌。而国学的时代性又决定了她的开放性与包容性,即国学是不断吸收、转化各种外来文化优秀成果并尊重其他民族文化传统的与时俱进、海纳百川的学术文化,是集民族性、主体性、时代性、包容性、开放性于一体的新国学。

国学之反动

   国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误解,大概有三次高潮。第一次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后,第二次是“文化大革命”爆发后,第三次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

   “五四”运动以“科学、民主、自由”相号召,其目的是推翻封建专制政权,自然要和传统观念特别要和“孔家店”唱对台戏。她在文化、思想等各个领域倡导一个“新”字,她打的是“革命”的大旗。于是,引进和学习西方文化,引进西方科学,对传统文化进行大批判,形成了前所未有的解放思想运动。因而使我们误解了许多经典。如将八卦、《易经》看作是算命、迷信,孔孟思想成了束缚人思想的恶毒礼教,甚至方块字、甚至国民性都被牵连而遭到怀疑。

   60年代开始,文化革命成了社会主流,所有的思想和观点都被分为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进步思想与反动思想,这种简单的二分法主导了学术的是非判定。当时,国人一度在观念上受到前苏联的影响,对待传统文化有所偏执,一些以政治批判代替学术批判的不良事件开始出现,比如批判《海瑞罢官》、评《水浒传》等等,都是在将思想文化问题政治化,用“道统”约束“文统”,以简单的行政干预来代替自由的学术和文艺争鸣。文革的“破四旧”运动更是要扫除一切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红卫兵与造反派展开的打砸抢行动,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展开,国学在这一场文化浩劫之下遭受了重创。在文革末期还展开了一场“批林批孔”运动,孔子作为林彪的陪绑,被揪出批斗示众。可以说在这十年浩劫中,国学在全面的禁锢中一片凋零。提倡“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陈寅恪先生被当做“遗老”,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传统文化和国学一概被纳入到“封资修”的范畴,被“全面扫除”。无数国学经典、历史人物都被扣上各种“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小农主义”的帽子被加以批判。伟大的历史人物如孔子、孟子、老子,都被要求要彻底“批倒批臭”。全国各地的历史遗迹、文物等都遭到了疯狂的破坏……在这十年,对国学、对整个中华传统文化的严酷打压是非常令人痛心的,国学的研究一度陷入了停滞和倒退。“文化革命”其实是革了传统文化的命、革了人类先进文化的命。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得以飞速发展,但同时对国学的发扬也出现了一些负面影响。比如过多地宣传了市场经济,夸大了市场的作用,造成市场经济对人的价值观念的腐蚀,这也使传统文化中一些最基本的价值观念受到挑战。剧烈的竞争也造成了人们精神世界的缺失,出现了诸如见利忘义、道德沦丧的现象,这不仅有悖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些基本价值观念,也和人类的普适价值观念相左。改革开放方便了对外交流,包括学术的交流,但我们在对外交流过程中对自己的传统文化保留得不够。另外,“全盘西化”的倾向借助于改革开放而时隐时现。这些现象固然不能全部归咎于改革开放,改革开放并不必然带来这些倾向,但这种次生现象是存在的。由于我们对传统文化的 “厚今薄古”的态度,传统文化无论是在价值评估,还是在传播方式上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处于困境之中。国人因改革开放带来的在文化观上的认识偏差,导致人们对于传统文化,往往忽视了其反映我们民族共同的审美心理的一面,忽略了其超越性、共时性的一面,而采取实用化功利化的评价,在“厚今薄古”观念的下,自觉或不自觉地将传统文化妄自鄙薄,切断其与当代文化的联系。

   于是我们只知道吃肯得基、麦当劳,只会看奥特曼、米老鼠,只认识圣诞老人而不知孔圣人,我们只能在韩剧的泪水和笑声中长大……

   我们的中国心,中国魂到那里去了。我们失去了文化传统,失去了文化记忆,失去了文化认同。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本应出大师为什么出不了大师,许嘉璐先生认为其原因就是人们民族文化底蕴贫乏。而上世纪之交,中国是一批大师的,如:梁启超、章太炎、王国维,冯友兰,钱穆、梁漱溟,科学家如钱学森、苏步青、杨振宁哪一个不都有厚实的民族文化底蕴?

国学复兴之希望

   于是,人们呼唤国学。2004年9月,王蒙、杨振宁、季羡林等数十位文化名流、社会贤达联名发表《甲申文化宣言》,倡导读经。朗朗读书声在中国大地响起。

   中国共产党十七大政治报告中明确指出,“弘扬优秀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是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标志着党对国学和传统文化的反思。早在十一届三中全会,我们对传统文化的认同就在一步步加强,十六大就提出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培养民族精神;十七大进一步提出要弘扬优秀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的共有精神家园。民族精神是一个集体的精神概念,也把集体的人文关怀和个体的人文关怀相结合,体现了党和政府以人为本的精神。

   国学的复兴还有很多全新的任务和挑战。第一个任务就是还原。首先要把原生态的经典进行还原,从文本做起,全面整理经史子集,要实事求是地做好一些基础工程,如历史和古籍的整理工作。其次,就是国学教育的深入开展,关于具体怎样开展国学教育,现在社会上各种讨论仍是悬而未决,具体怎样施行还有很多探索的路要走。第三,对传统文化的现代眼光阐释很重要。从完备的学科意义上来说,国学应包含两层意思:其一是传统学术的内容,其二是用现代眼光来阐释与创新传统的学术。振兴国学不仅是指光大传统,更主要是指激活国学的理论创新精神。我们既要尊重经典,又一定要把国学的时代性和传统性相结合。一定要有历史的、学术发展的眼光,重新解释传统并做出创新和发展。

   当前出现的国学热潮,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大众层面,最近几年,大陆的国学教育呈现平民化、世俗化趋势,国学频频出现在电视、网络之中,如“经典诵读”、“百家讲坛”等等,这个层面的“国学热”参与主体主要是民间的大众,表现为普通民众对传统文化的热情高涨,其二是学者研究的国学热。对大众层面的国学热潮,各方面褒贬不一。其实,中国传统文化一直是一种全方位的文化,而不是高高在上无法企及的,而应是高雅文化和通俗文化的一个综合体。

国学教育之意义

   “国学究竟有什么用?”要说没用也真没用,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教人如何投资赚钱。但其精华部分能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增强民族的凝聚力,协调人和自然的关系以及人和人的关系,能促使人把自己掌握的技术用到造福于人类的正道上来,这是国学无用之大用,也是人文无用之大用。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标志,是一个民族的根。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中,拥有几千年文化传统的中华民族,在吸取世界上其他民族优秀文化的同时,必须自觉维护自己的根,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站在这样的高度看待国学研究,我们常常深感责任之重大与紧迫,同时也清醒地看到,国学研究是严肃的学术工作,不可满足于泛泛的议论,也不可追求热闹,而应沉潜下来,认真钻研,将切实的成果贡献给社会。

   国学是启蒙之学。国学基础应该从小培养,启蒙教育要从“头”开始。启蒙的意义,首先在于语言的学习。国学经典,可以升华孩子们对于母语的理解和运用程度,启蒙类的书籍(如《三字经》、《诗经》),琅琅上口、字字珠玉,很容易背诵,是提高孩子记忆能力、增强语感的有效工具。

   国学的学习也有利孩子知识储蓄。语言具有一种储蓄的功能,从小接受的知识,一点一滴积累在脑海里,渐渐成为潜移默化的“常识”;运用时,便可以任意支取、从善如流。古人提倡的“厚积薄发”,就是这个道理。国学书目中许多有趣的事例、经典的名句、漂亮的文字,都是提高孩子学养的沃土。

   国学给予孩子一种独有的“归属感”。孩子由此可以知道:我们之所以是中国人,不仅是因为黄皮肤、黑眼睛,更是因为我们使用神奇的汉语、我们遵行儒家的礼仪、我们创造不朽的诗篇,我们绵延千年的文明,这是每一个中国人应该具备的自豪与自信。

   国学使我们会生活会做人。我们不仅是背诵《论语》,能够在生活中秉承孔子的仁义精神,学会谦和待人、谨慎待己、勤学好问,才算是真正学到《论语》的要点。所以我们今天提倡国学,并非是简单地恢复旧学,而是希望教会孩子做人的道理,培养他们的刚健人格,使他们成为内外兼修的现代少年和未来的精英。

   国学是修身之学、养生之学。世界充满危机,环境污染、艾滋病、资源紧缺、金融危机……使人心理压力增大。尼采说“上帝死了”,谁来拯救人类?阅读经典,无疑是治疗心理创伤的一剂良药。国学,对于我们养成自强不息的刚健之风,养成厚德载物的包容胸怀,养成和谐处世的大爱之德,养成经世致用的奉献精神,养成天人合一的自然理念……都是我们的精神饕餮。

   总之,国学是启蒙之学、修身之学、养生之学,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学国学不是为了复古,是为了中华文化的复兴。如大师冯友兰所说:“阐旧邦以辅新命。”

学校国学教育之探讨

   界定国学的涵义、树立与时俱进的国学观对于改进国民教育、提高国民道德人文素质是十分重要的。我们应当重新确立国学的权威性,大力推广国学教育。应当采取科学的、辩证的态度,坚持不懈地从事传承、普及和推广“国学”的工作。

   在当今资讯发达、传播手段多样化的条件下,开展国学教育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的。像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以讲故事形式去普及国学知识,是一种很好的国学推广模式,但应注意向受众传授正确的知识、真实的历史,而不要随心所欲或哗众取宠;在国民教育体系中设立国学学科,在大、中、小学课程中设置国学课程,系统进行国学教育是功在千秋的百年大计;在儿童教育中深入浅出地传授国学经典(如《三字经》)、国学箴言(如名诗、名句)、适度开展“儿童读经”活动则是培根立基的良好举措;此外,在各地设立多种形式的孔子学院、孔子学堂、国学院、国学讲堂、国学讲习会之类的机构、场所,恢复曾经遍布全国的孔庙、书院、寺院、道观,则将为开展群众性的国学教育提供很好的平台。

   在我省,保定三小、鹿泉市和石家庄的一些学校,陆续开展了国学教育的大胆探索,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各地编辑出版一些国学教育读本,制定的国学教育方案、计划等标志着国学教育正向制度化、常态化、规模化方面有序推进。但是,在学校推广国学教育,也应注意一些问题,本人认为:1.要结合地方实际,力所能及的开展国学教育,不能搞形式主义,不能冲击现有教学任务。2.要注重学科结合,在教学过程中贯彻国学教育,要兼顾国学思想和国学知识。3.要形成特色,把国学教育与培养兴趣结合起来,以利于国学教育的长远发展。4.要合理扬弃,发扬传统文化中的精华部分的积极地教育作用。5.切忌国学教育的功利化、商业化,坚持发扬陶冶性灵、丰富精神世界、培塑高洁灵魂、提高人生幸福感的作用。6.切忌跟风作秀,切忌追求国学教育的“虚假繁荣”。

关键词:
TEL:0754-89393912 
地址(ADD)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和平镇237省道(和洪公路)练北路段
传真(FAX):0754-89393993